共享充电宝线材
申盛产品

C to C数据线

共享充电宝拐进死胡同

来源:天博体育在线登录 作者:天博体育登陆官网
分享到
在线咨询产品咨询0752-3363599
产品介绍

  “现在不搞加盟代理就活不下去。”某共享充电宝招商人员陈田告诉「财经新知」,“充电宝几乎全部沦陷为代理模式。”

  翻看充电宝上市第一股怪兽充电宝的官方账号,几乎每天推送的文章都离不开加盟二字,如“共享充电宝百元代理可开启创业”“共享充电宝代理还有市场吗?”“共享充电宝代理如何月入十万”……

  陈田表示,除了头部品牌会对代理商抽成,大多品牌都不再抽成。这也就意味着,新晋玩家的生意,已经完全沦为批发充电宝生意。

  目前,共享充电宝行业三家头部企业“小竹兽”(小电、竹芒、怪兽)均已转入代理模式。“抛弃”笨重的直营模式,转为更加轻便的代理商模式,背后反映的是这门生意已经走入规模不经济的阶段。

  近日据媒体报道,小电科技预计裁员约2000人,约占公司总人数的近40%,随即小电科技对该消息进行否认,称主要是在进行业务调整。这样苍白的解释很难掩盖“小竹兽”们陷入焦虑的事实。

  上市的股价暴跌,没上市的被曝亏损、裁员。赚钱却不吃香,在共享充电宝业务以外,“小竹兽”纷纷开始寻找第二增长曲线,但缓慢生长的第二曲线,真的能成为“小竹兽”的下一个拐点吗?

  参考以往的故事模板,一旦市场格局稳定,就能够结束烧钱,进入收获阶段,但共享充电宝的“钱景”在涨价声中看似一片光明,实际上已是一地鸡毛,与最初的火热截然不同。

  小电科技的招股书再次沉没在港交所,2021年4月以后,再无消息。这是小电科技的第二次失败,CEO唐永波曾在2021年2月的内部信中表示,“疫情对公司业务已造成致命打击。”据其招股书数据显示,2018-2020年间,小电科技仅有一年实现盈利。

  2018年,这个刚走进爆发期不过一年的行业迎来第一次大洗牌,面对头部企业的绝对优势,大量中小厂商集体撤退,甚至连美团也放弃了这项逐渐边缘化的业务,三电一兽(街电、搜电、小电、怪兽)带领行业走进寡头垄断阶段。

  2020年,美团卷土重来,并未如当初大量行业人士预言的那样“对共享充电宝品牌形成降维打击”,美团充电宝曾发布公告称将“自力更生,绝不啃老”。据业内人士分析,美团指定商家使用美团充电宝并非难事,但充电宝业务本身并不值得美团进一步激化与商家之间的矛盾。

  然而美团在线下渠道的绝对实力依旧不容忽视。2020年初,多家媒体报道称,为提高共享充电宝的线下覆盖率,美团开启了“百城大战”,在超过一百座城市进行地推,其事业部规模达千余人。

  2021年4月,怪兽充电率先上市,当晚,搜电、街电宣布合并为竹芒科技,凭借代理模式在下沉市场的优势,在共享充电宝赛道处于领先地位,甚至隐隐掩盖住“共享充电宝第一股”的风头。这似乎是共享充电宝最后的高潮,此后的故事肉眼可见地走向低谷。

  已上市的“共享充电宝第一股”怪兽科技略显狼狈,股价下跌近九成,市值蒸发超百亿元人民币,从其财报数据中,也能更清晰地看到整个行业的焦虑。

  2021年第三季度怪兽科技净亏损7940万元人民币,而去年同期的净收入一亿元人民币,关于第四季度的收入预告,怪兽科技也表示,考虑到疫情的潜在影响,第四季度收入或许将在8亿人民币左右,即预计较本期收入下降超过10%。

  成本不断增加也是共享充电宝业务较明显的趋势,2021年第三季度怪兽科技收入成本、营销费用均上涨20%以上,怪兽科技称,POI(商户站点)范围扩大以及合作伙伴奖励增加是费用增加的主要原因。

  近日据媒体报道,小电科技预计裁员约2000人,约占公司总人数的近40%。同时有小电员工在社交平台透露,公司已转向代理人的模式,“鼓励”员工脱离公司,成为地区代理人。竹芒科技也被爆出内部出现难以融合的问题,多位部门一级负责人宣布离职。据《财经周刊》报道,有竹芒离职员工称,“原搜电团队已经把原街电团队‘干掉’了,内部情形蛮惨烈的。”

  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在充电宝的细分赛道似乎还没跑通,在如今已是一片红海的市场中,“圈地运动”愈演愈烈,头部企业疯狂地内卷导致扩张成本上升,恶劣的市场环境下,这一行业已经走进规模不经济的阶段。

  这是一门强烈依赖线下站点密度的生意,在共享充电宝地图中能够清晰地看到,不同地点的共享充电宝价格差距较大,即使是位于同一商场,每小时单价也会在3元到6元之间浮动。

  在人流量不是很大的地方,共享充电宝的盈利非常有限,同时近两年提现也出现拖延推诿的情况。不少商家已经把共享充电宝当作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,仅期待它能够为自己引来一些客人。

  陈芮告诉「财经新知」,共享充电宝在商超非常受欢迎,“大型商场里的充电柜很多,有商店里的,也有商场自己弄的。”

  “充电是真的慢。”陈芮对共享充电宝怨气满满,一个小时三块钱,逛了两个小时准备卡点还,却发现手机电量仅上涨了30%,“用的时候可能遇到坏的、没电的,还的时候也不会很明显地提醒你是否归还成功。”

  逛街时陈芮很难感受到时间流逝,除非自己定闹钟,否则往往等她意识到要归还时就已经超出自己预想的时间,“有时候一次就得十块钱,哪怕超出一分钟也会按一小时来算。”但她最难以接受的问题是,手机没电就扫不了充电宝,没有充电宝手机就开不了机,“这就是个死循环,要是跟朋友一起还能借她们的手机扫。”

  当问及是否会对某一家品牌有较深刻的印象时,陈芮表示,只认得美团。“一般都是逛街途中看到了就借一个,需要自己找地方的时候一般都用美团搜站点。”

  由于鲜少有品牌会与店家签订买断协议,一家店内有时会有多个品牌的充电柜,这时就需要去辨认一下充电宝的牌子,以免还错。“有次就是没留意牌子,还错了,后来过了几天才发现扣了我99,而且充电宝也没在我手上。”陈芮至今对这件事都耿耿于怀,“亏死了。”

  为了“抢”优质站点,在直营模式下,品牌会许诺出高到不合理的分成,据业内人士透露,在“圈地运动”最火热的阶段,甚至有过百分百让利的“自杀式”分成,优质站点的分成也能高达70%-90%。

  为了圈地,商家得到高分成,但品牌依旧需要盈利,最终的压力只能给到用户,从5毛到3块,部分热门站点以及节假日的景区甚至会出现10元每小时的共享充电宝。疯狂的涨价引发了监管部门注意,2021年6月,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会同反垄断局、网监司召开“共享消费”领域行政指导会,要求企业增强合规意识,规范价格行为和竞争行为。

  在涨价之外,共享充电宝乱收费的问题也格外严重,在黑猫投诉、电诉宝等平台,小电、怪兽充电等均拥有数以万计的投诉,其内容超过九成都是乱收费。

  来自资本市场的信号或许更加直接,2017年行业爆发时,40天内发生11笔融资,近35家机构先后涌入,融资金额累计达12亿元,融资效率是2015年共享单车兴起时的5倍。但这种疯狂如昙花一现,此后四年内,整个行业融资数量累计不超过10次。口碑山河日下,资方不再跟进,这一门不被看好的刚需生意,开始寻找第二增长曲线

相关推荐

申盛科技
首页 电话 微信 申请样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