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> 65天后熟悉的张江要回来了

65天后熟悉的张江要回来了

来源:天博体育在线登录 作者:天博体育登陆官网

  从3月28日浦东新区进入“静态管理”算起。张江,上海高科技产业的“金字招牌”打了一场65天的“抗疫战”。

  6月1日,上海市将全面有序推进复工复产复市。今天,《IT时报》记者截选了几个侧面,看看忙碌的张江人,将如何迎接重启的明天。

  王军很难忘记3月27日的夜晚。那天,他刚完成加班任务回到位于浦东宣桥的家中,正吃着晚饭,领导的一通电线个小时的园区。留给王军的准备时间并不算充裕,第二天清晨,整个浦东、浦南及毗邻地区都将进入“静态管理”。

  放下电话,王军决定抓紧时间立刻去一趟超市,果不其然,超市已人山人海。他从旁人胳膊肘的空隙里掏出几根莴苣,又排了长长的队“蹲”到几盒鸡蛋,路过售卖泡面的货架时,王军犹豫片刻,也往自己的购物车里扔了几盒。口袋中,手机“滴滴”响个不停,各种群聊里,“鸳鸯锅”、“九宫格”的段子此起彼伏,人们似乎都陷入了一种慌乱、紧张却又有一丝兴奋的情绪中。

  回到家,他把生鲜交给妻子,又从母亲和大儿子那儿接过他们为自己整理的几件换洗衣裳,往车子的后备箱里添上刚买的那几盒泡面,就这样,王军踏上了“近距离出差”的旅途,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原本以为仅仅4天的“短差”,竟会演变成一段长达两个多月“围城”生活。

  对于可能要吃住、工作在封闭的园区,王军是有一点儿心理准备的。自3月以来,零星的疫情让越来越多的居民区、工业园区轮番遭遇封控,王军想过这样的事“早晚会发生在自己身上”。

  与此同时,公司的管理层也开始未雨绸缪。王军所在的单位,是一家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。两年来蔓延全球的“芯片荒”,使得订单源源不断地向公司飞来,在这样的情况下,因疫情管控突然停止生产,必然会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。管理层几次召开会议,和员工协商,大家一致决定共同应对眼下面临的不确定风险。

  3 月底,淋浴房在车间旁建成,储物间里,大堆大堆的食品也已经准备就绪。看着后备箱里的几盒泡面,王军又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小题大做了。

  凌晨五点,在单位办公区临时搭起的行军床上,十几位和王军一样带着行李赶来园区的工人们正在酣睡。

  王军的工作,是车间电气装配。这是一项极需耐心的工作,面前的每一块电路板上,都有无数的电器元件。王军需要通过压线工具制作大量线头端子,再按照电路图用螺丝刀将线头端子一一紧固在指定元器件的位置上,之后又要细细核对,用电烙铁将密密麻麻的信号线缆焊接到专用插头上,制作完成后还需检查电路板,最后才能进行整机通电测试。高度集中的精神,帮助他缓解了封闭的焦虑,王军始终觉得,即便24小时生活在园区,心情也没能被影响。

  与车间工人们一同被封闭在园区里的,还有物业的员工。十几名保安坚持为企业的生产与防疫工作一路“保驾护航”,尽管园区内仅有两家企业坚持运转。

  每天,车间里的工人们通过网络与居家办公室的工厂管理层密切沟通,划定一天的生产任务。大部分情况下,工人们正常上下班。每隔两天,物业会安排“大白”在园区内的指定地点为大家做核酸。

  3月底进入“闭环”前,每位工人已接受过不间断的检测,因而园区内始终保持“全阴”,是疫情较为严重的浦东新区内一块难得一见的“净土”。看着周围小区相继“沦陷”,园区内的人们反而不愿意离开这个小小的“闭环”了。

  下班后,“相依为命”的工友们回到办公区,支起电热锅尝试制作各种美食。公司领导时刻关心着这些奋战在“闭环”内的员工,一批又一批物资源源不断地被送入园区内,以至于他们开始搞不清哪些是公司提供的,哪些才是政府发放的。

  晚饭后,工人们三三两两,或与保安一起在园区内散步,或依次前往淋浴间洗澡,或悄悄躲到一个僻静处,和家人视频通话。

  得知丈夫还能在园区内的7栋楼宇间自由散步,王军的妻子有些羡慕,自从浦东进入全域静态管理以来,她、婆婆以及两个孩子便没能再踏出家门一步。大儿子刚上三年级,二儿子还在上托班,正是最调皮的年纪。工作之余,王军的妻子还要和年迈的婆婆一起,陪孩子们上网课及玩耍。尽管家中米面油充足,然而封控时期的蔬菜价格还是以一己之力,拉高了整个家庭的生活成本。没能陪在妻子、母亲、孩子们的身边,为艰难时期的家庭分忧解难,让王军有些遗憾,他只好不停地对妻子说:“别管团购物价高不高,想吃的,就都买了!”

  “爸爸,什么时候才能吃炸鸡呢?”牙牙学语的小儿子在视频的那头委屈地哭诉。“快了,快了,外卖员叔叔很快就可以进小区啦。”王军柔声安慰道。

  自五月以来,随着一批批复工复产白名单的发布,越来越多沉寂已久的马达再次开始运转。只要企业符合“点对点”复工要求,被封闭在小区内的员工很快拿到居委出具的复工证明,加入到吃住、工作在园区的同事们中间。王军工作的车间里,一开始仅有十几人的“小分队”,陆陆续续也变成了三十多人的大家庭。

  有三位女职工也加入复工复产的行列,其中两位是一线的生产工人。原本留守的员工为姑娘们安排了独立的房间,淋浴间的使用顺序也进行了相应的调整。

  6月1日零点,园区的大门就将重新开启。留给王军收拾行李的准备时间也不多了,他将回到阔别了两个多月的家中,给妻子、母亲和两个争先恐后冲上来的小朋友,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  5月30日下午4点,上海电信浦东区局安保部经理陈强在接到记者电话的时候,正忙着联系保洁公司,让他们安排人手去张江大厦作保洁。

  半个小时前,他刚刚接到来自张江园区的电线日开始,可以正常进入园区工作。“打扫、消杀、检查电路、替换饮用水……”陈强一一细数复工复产前要做的准备,“我们要做的事情多着呢。”

  3月底,浦东新区率先“静止”,陈强工作所在地张江大厦也随之停摆。大厦设施不符合封闭生产的条件,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员工都不得不开始了长达2个多月的居家办公。从那之后,张江大厦一直是禁止入内的状态。

  “2个月没人,肯定积了厚厚一层灰。”一边说着,陈强一边在脑海中思考着接下来要做的工作,“我们得在6月1日前,把所有复工准备工作都做完,这样员工才能安心回去办公。”

  作为一名安保部经理,陈强负责张江大厦所有的安保工作,包括大厦内的门禁、保洁、电路、用水、车辆等等所有与安全保障有关的事务。与此同时,他还得协调上海电信浦东区局86个局站的安保事宜。和其他部门不同,安保部门需要在正式复工复产前将一切准备妥当。留给陈强的时间并不多。

  所幸,半个多月前,陈强的准备工作就早早开始了。浦东新区陆续允许一些符合复工条件的企业进入封闭式生产。尽管张江大厦没能在名单中,但陈强还是来到了家附近的南汇信息大楼局站,在现场负责协调指挥安保工作,为复工复产做准备。

  前不久,陈强刚刚协调好86个局站的场所码问题。这两天,他又在忙着为防汛防台工作做准备。

  最近,上海阴雨天气明显增多。6月,上海将进入梅雨季和台风天气,并很快步入汛期。位于上海东南部的浦东,将会是第一个感受到风雨的地方。

  往年这个时候,浦东局防汛防台工作差不多要启动了。今年因为疫情,员工到不了岗,防汛防台的准备自然就耽误了。为了应对随时可能到来的复工复产,前几天,陈强为几名参加防汛防台工作的员工办好了复工复产证。

  陈强要求每个员工坚持每天做核酸,“现在出入各种场所普遍都要求72小时核酸阴性报告,我们得保证自己的阴性证明在有效期范围之内。不然复工复产了,怎么能第一时间到岗。”

  马上要回到自己熟悉的张江大厦,陈强显得很平静。只说了一句:“一切平常心就好,最多做好自我防护。”

  杂乱而繁多的准备工作让他没时间去体会那份紧张和兴奋。直到采访的最后一刻,他还在念叨着自己接下来要做的工作“除了保洁,一会我还要去联系保安,车辆也要联系起来,一切都要往常态化管理去靠……”

  5月30日,得知公司有可能6月6日复工的消息时,张晓(化名)正在家乡浙江的一家隔离酒店里,收拾行李准备回家。这一天,刚好是她酒店隔离的第七天。当天下午晚些时候,她就可以回家,进行为期7天的居家健康观察。

  “没想到复工来得这么快。”在张晓原先的判断里,上海复工还需要一些时日,自己可以趁着这个空挡,回家住一段时间,“毕竟我们的工作只需要一台电脑,只要有网络的地方,随时随地都能做。”

  张晓是上海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员工,公司在张江,3月份浦东新区突发疫情后,便开始居家办公。然而,居家时间长了,她发现,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。自己随时随地都处于待机状态,等着被CALL,这让她焦虑不安。

  于是,尽管外地防疫政策对上海返乡人员大多要求“7+7”,即7天集中隔离和7天居家健康观察,但在居家办公60多天后,张晓还是决定回家。托朋友买了一张火车票,办好所有手续,再坐地铁到上海虹桥高铁站,一路上,她的返乡之行十分顺利。

  但现在,所有的计划都需要随之改变。想要回上海,对张晓而言,也不是一件简单事。首先她要和上海居住地的居委确认返沪政策,社区接不接收,需不需要隔离?如果要完成7天居家隔离再回上海,肯定赶不及公司的返岗日期,她还得提前跟公司沟通,是否能够延迟线号复工,感觉还挺赶的。”

  由于公司还未出台最终复工方案,张晓决定等一等。毕竟,回一趟家不容易。“相比24*7的状态,我还是宁愿回办公室上班。”封控在家2个多月,张晓十分想念和同事们一起在办公室工作的日子。“我们大概从4月份开始就约好要一起吃饭,没想到疫情从4月一直延续到了5月。”

  “准备先去剪个头发吧。”她告诉记者,在家的这段时间,她打算把封控期间蓄起来的一头及腰长发剪短,还准备去买几身新衣服。“毕竟居家期间很少打理自己的形象,上班了还是要准备一下。”

  “好久没和人这样好好聊天了。”采访完后,张晓给记者发来一条微信,此后不久,上海官宣,6月1日零时起,上海有序恢复住宅小区出入、公共交通运营和机动车通行。停滞了2个多月的城市开始恢复流通。

  今天,张晓告诉记者,公司决定分三批复工。第一批6月1日,管理层到岗;第二批6月6日,上海员工分AB班错峰到岗;第三批6月13日,全体员工复工。

  “我应该6月12号回上海吧。”张晓有些遗憾,但她随即安慰自己:“至少还能在家待一周。”

  浦东新区封控前两周,上海连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连尚网络)的千余名员工就全员居家办公了,位于张江张衡路总部办公区域,只有留守的外聘保安。

  公司行政总监吴潇向《IT时报》记者表示,之所以采取这样的提前措施,一方面是降低员工在通勤期间的健康风险,另外一方面,两年前上海那波疫情中,也采取了类似的提前措施,“当年结束居家办公后,评估结果是对我们这样一家互联网企业的正常运转影响不大。” 吴潇称。

  在宣布全员居家办公的同时,连尚网络成立了30余人组成的帮扶工作小组,囊括了行政、人力、IT、运维等多个部门的同事,连尚网络COO凌昌荣任组长,吴潇是副组长。

  小组成立之初,连尚科技的创始人陈大年便明确,一定要保障所有员工的生活需求。4月初,帮扶工作小组第一件“大任务”来了,为员工配送生活物资。

  此时,公司手中积累多年的供应商资源发挥了巨大作用,最终公司采购了一批新鲜的蔬菜、肉等生活必需品,这也让团队心里有了底。

  然而,物资采购完成后,如何配送到同事家中下一是更大的难关。物资包中有生鲜和蔬菜,必须要尽快送到员工手中。在克服一系列困难之后,连尚网络终于成功完成了全员物资包的配送,“除了供应商的努力之外,帮扶小组中还有同事专门负责与员工跟进确认地址信息,反馈配送进度等等。”

  除了在职员工之外,连尚网络的离职员工也收到了惊喜,一份同样的物资包,“这个建议年总(陈大年)提议的。”

  运转两个多月后,帮扶工作小组成了员工的“娘家人”,无论是办公需求,还是寻医问药,都习惯性地来求助。据不完全统计,在这段时间,小组经手的员工闪送需求接近100次。

  疫情逐步缓解的5月下旬,连尚的员工们又收到了公司发放的“改善型”物资包,“这次是零食、可乐、坚果,”吴潇希望,同事们能够以轻松的心情,做好即将回办公室复工的准备。

  5月27日,在张江百坚园区坚持了66天之后,上海季丰电子股份有限公司(下简称季丰电子)实验室30人团队终于将迎来一批新生力量的支援。

  季丰电子是一家从事集成电路、光伏能源、化工化学领域内的线路板、仪器设备研发和专业技术服务的企业,总部和工厂在闵行区莘庄,同时在张江百坚园区设立了集成电路测试实验室。

  季丰电子的政府关系经理姜勇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,莘庄总部有9座大小的独立楼,符合工作区、静默区、隔离区、密接区分离的要求,也有自己的食堂和宿舍,所以疫情期间,保留了100多名员工在封闭管理的情况下,保证生产线不停产不停工。

  但张江的情况截然不同。浦东、浦西隔江封控之前,张江百坚园区便开始隔离封闭管理。季丰电子在该园区承租了5幢的1楼和3楼,公司副总裁高强带着工程师团队留守,但实验室总体产能只有平时的30%左右。

  封控之后,公司成立了应急后勤和特急送两个微信群,推动执行张江和莘庄两地的疫情保障工作。比如张江园区是实验室和办公室,楼中无法设立宿舍,也没有淋浴设施,季丰电子便紧急采购了一批睡袋和帐篷,安置在办公室供员工休息。

  坚持20天多后,4月16日相关部门公布第一批集成电路、汽车制造、装备制造、生物医药等重点行业666家重点企业复工复产白名单,但季丰电子并不在其中。为此,承担起复工复产推进工作的姜勇和同事,持续与相关政府部门沟通,整理提交材料,终于在5月中旬,顺利进入第三批白名单,开始办理复工流程。

  不过,申请复工的流程开始得并不顺利。公司高层和浦东新区各级管理部门保持沟通,姜勇也与园区的片长和楼长对接后,反复修改自己公司的防疫防控方案,“比如按照要求办公区、静默区、隔离区、密接区物理层面要分离,就需要重新规划现有办公环境,补充相应的防疫物资等等,员工生活动线也在方案中标识清楚。”

  最终,5月27日,方案获得通过,居家办公的工程师也都拿到了复工码,“现在,我们终于可以满足客户更多的测试需求了。” 姜勇表示。

  张江云立方,坐落于青浦工业园区内,占地100.3亩,园区内产业包括生物科技、新材料、智能制造等,是一处享受张江扶持政策的特色产业园区。

  同其他产业园区一样,两个月来,张江云立方也要面对疫情带来的挑战,总经理助理宋丽国至今仍记得,3月25日,收到即将“划江封控”的通知,园区迅速筹划疫情防控措施:48小时核酸、通知企业尽量居家办公……4月1日,原本300多家企业的园区里,只剩下里5家公司的留守员工。

  这是一场漫长的“战斗”,预计的封控时间一再拉长,宋丽国陆续收到不少企业的询问:“何时能进园?”“员工薪资如何处理?”……

  5月30日早上,宋丽国收到青浦工业园区通知,复工复产白名单制度将更换为备案登记制度,企业只需提供复工复产方案、人员清单等进行备案登记,通过后即可复产。

  3月25日,收到封控通知后,宋丽国和同事迅速成立一个专门应对疫情的领导小组,一部分人负责对接落实政府部门的防疫要求,另一部分则同企业沟通,引导大家使用线上居家办公的运转方式。

  在张江云立方入口处,宋丽国和同事设置好48小时核酸查验岗,又派出人手协助青浦工业园内核酸检测点帮忙维护现场秩序。

  4月初,园区内有5家企业的20名员工留守在岗位上。但随后4天结束,封控期并未终止,园区企业留守人员的物资保障成为一个紧要的问题,大部分公司只准备了4天物资。

  了解情况后,宋丽国和同事开始寻觅能提供物资保障的保供单位。多方联系后,终于找到几家能提供鸡蛋、牛奶、泡面等紧急物资的保供公司,解决了园区内留守员工的口粮问题,5月后又寻找到保供订餐公司为企业供应早晚餐。

  4月中旬,“三区”划分后,宋丽国察觉到逐渐开始有复工复产的趋势,青浦工业园区下发白名单,符合条件的企业可申请复工复产。

  作为企业服务者,张江云立方也需要恢复才能保障企业需求。通过向“生产性服务业促进会”“上海市青浦区科技企业孵化协会”提出申请,云立方终于顺利列入到市经信委和市科委下发的复工复产白名单。

  封控初期,张江云立方留守了5名员工,4月27日,4名复工的同事和第一批复工复产企业员工一起入园。5月18日,宋丽国作为第二批复工复产人员中的一员,也回到了园区。截至目前,张江云立方园区内已有16家企业复工复产。

  5月初,园区内一家贸易企业向宋丽国反映,自家开票设备都在园区,现在发不出去货,没法做生意。当时防范区可以出来3个小时,他当即回复,如果能有办法到园区门口,云立方的物业员工可以把对方公司的电脑、打印机都搬出来。凭借这样的方法,这家企业最终渡过了难关。

  “我们是架在企业面前的一座桥梁。”宋丽国总结,张江云立方这样创新型的特色产业园区,本身除去基础的物业服务,也包含着企业服务的一层含义,而这点在疫情期间更为明显,人才招聘、法律咨询、财税问题……

  “接下来,我们计划举办一场税收的讲座。”宋丽国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,疫情期间有对企业有益的税收减免政策,“企业接收的信息是零碎的,我们找了专业的财税公司,帮助企业去解决这些问题。”

  这几天,宋丽国一直在向各家企业传递复工备案制度的细则:制定公司防疫方案,对复工企业进行备案,录入复工员工信息到系统……这份持续的忙碌,正在帮助企业跨过疫情的难关。

推荐信息
常见问题

业务微信

移动官网

服务热线:0752-3363599
业务电话:0752-3363599

申盛科技
首页 电话 微信 申请样品